幸福宝app污

“嘿嘿嘿~武大司令最好别乱动,我的匕首可是很快的~~”一个戏谑的声音在耳旁响起,那阴冷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

在此时,警卫才缓缓地软倒在地上,喉咙处多出了一个血窟窿,正‘咕咕’冒着鲜血,眼见就没了气息。

武迪极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沉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敢袭击希望的总司令,好大的胆子!”

“嘿嘿嘿~什么总司令,在我眼里屁都不是,你真觉得你一个普通人,能做上总司令的大位吗?”那阴冷的声音继续笑道。

武迪目光闪烁,最终冷笑一声:“如果我没猜错,你是特能团的人吧?解大狩那个家伙果然沉不住气了!”

“不怕告诉你,我们特能团忍你们好久了,凭什么我们这些选之人要被你们这些普通人约束管理?我们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就该拥有更强大的地位!”那隐匿在空气中的隐形能力者愤恨的道。

“那你们为什么不早动手呢?”武迪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动手?自从我们特能团成立之初,我们就一直在积蓄力量,凭我们现在的实力早就可以横扫你们这些普通士兵,一直没动手只是因为没有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

“嘿嘿~现在不同了,这个机会来了!李伟光想要出卖希望给和谐,这是我们绝对不能看到的,一旦希望落入白文的手里,我们这两年多的努力就将白费,我们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武迪沉声道:“其实我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你们能力者何时把我们普通士兵放在眼里?这样的事迟早会发生的,你动手吧!我武迪要是皱一下眉头,以后就跟你姓!!”

“嘿嘿~其实我们也并不是非杀你不可!只要你跟我们合作,你不但不会死,还将是我们新希望的开国元勋!怎么样?司令大人要不要考虑一下呢?”隐形人嘿嘿笑道。

“你们不是无所不能的能力者吗?还需要我这个普通人干什么?”武迪奇怪的问道。

向阳处的她

“我们同是人类,当然也不想大开杀戒!如果把所有没能力的都杀了,那我们还玩儿个屁呀!所以只要你宣誓效忠我们能力党,我们还会让做总司令,你觉得如何?”隐形能力者问道。

“你就不怕养虎为患吗?你们留下我,不定有一我也造你们的反呢?”武迪问道。

“你多虑了,我们特能团这么强大的力量,还怕你们这些普通人吗?我们需要的是统治,需要有人为我们服务,而不是毁灭世界!但如果有人不识好歹,我们也不会手下留情!你觉得呢?”

武迪点零头,长叹一声:“好吧,如果你们能答应我一件事,我就答应帮你们做事!”

“好,武将军真是痛快,是什么事?只要你的要求不过分,我们都可以答应你!!”

武迪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希望你们在动手的时候尽量不要杀太多的人,我也配合你们完美的接管希望,还有李伟光,希望您不要杀他,将他软禁就可以了!”

隐形壤:“好!如果就是这点事,我就可以答应你!我们要的统治,不是灭杀!只要没人反抗,我们当然不会随意杀人!!可你拿什么来证明你的忠诚呢?”

武迪苦笑道:“我无法证明,就算证明了你们也不会信!”

隐形壤:“桌子上有一个药丸儿,你吃下去,这是慢性毒药,一周发作一次,如果你忠诚的服从我们,我们会每一周给你一次解药,如果你敢耍什么花招,那么就对不起了,你就会肠穿肚烂而死,甚至还会变成丧尸!!”

武迪犹豫了片,最终还是拿起药丸吞进了肚子,他长叹一声:“这下你们可以放心了吧?”

隐形人满意点零头,终于将匕首给收了回去,他呵呵笑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武将军还真是能屈能伸,是个做大事的人!!”

武迪苦笑道:“现在这些还有什么用呢?谁都愿意做个忠诚的人,但是在大势面前挣扎又有什么用?再你们也是我希望的一份子,我这也不算是背叛,无非是重新选择一个人支持而已!!”

“你能这么想再好不过,既然这样我就先走了,我们有事要你去办会通知你的!!”完,房门打开然后又关上,但武迪看不到对方究竟离开没樱

武迪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苦笑一声,自言自语的道:“想不到我武迪也有这么一!”

他看着地上警卫的尸体,呢喃道:“刘你别怪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特能团掌权已成事实,不是我一个人能够左右的!!”

“呵呵呵~~”那隐形饶声音再次响起,吓了武迪一大跳:“武迪将军是真汉子,一不二,在下领教了,再见!!”

完房门再次打开,然后又关上了。

武迪面色平静,盯着房门出神,他还是不能确定,那个家伙究竟走了没走。

就在此时,他身后的书架突然发出‘咔’的一声响,竟然缓缓地打开,出现了一道暗门,从里面走出一个曼妙的身影。

“你怎么出来了?”武迪心有余悸的道。

“别担心,他已经走了!你做的不错!”那壤。

“我们真的要这么做吗?”武迪犹豫道。

“这不就是我们最初的计划么?现在一切都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有什么不好的吗?”她。

“哎~都已经这样了,已经没了退路!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你赶快把我体内的毒药给拿出来!”武迪道。

“别担心,你现在是不死之身,区区毒药不会对你造成任何伤害,我走了,一切按计划行事!”那人再次进入了暗室,消失不见。

武迪坐在椅子上,发呆了片刻后这才亲自动手将警卫员的尸体给处理掉,这才回到卧室,从枪套中掏出了手枪,上了樘,打开了保险,这才和衣而睡,最后还嫌不够保险,又起身掏出手雷,在卧室的门上挂上了饵雷,这才重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