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一个梅花视频

   “这……这……”

   看着眼前满满一大箱子的寻呼机,田卫红震惊和惊讶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这么多的寻呼机,得多少钱啊!

   陈耕能明白田卫红脸上为什么会是这么一副表情,他笑着摆摆手:“我们和摩托罗拉有合作关系,这批寻呼机是走的摩托罗拉的优惠价。”

   优惠价那也不便宜啊!田卫红心中疯狂吐槽。

   和历史上寻呼业务要到今年才进入华夏有所不同,在陈耕的影响下,寻呼业务在今年年初就进入了华夏,而且还不是原本的魔都,是魔都、京城两地,田卫红自然对这个“蛐蛐儿”并不陌生,昂贵的入网费和购机费都注定了这玩意儿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即便是在单位里,那也是相当级别的领导才有资格装备这么一个“蛐蛐儿”,而现在,陈耕先生居然给所有人人手装备了一台?!

   陈耕却是接着说道:“每台盒子上都贴上了寻呼机的号码,机器你们自己去分配;

   使用说明也打印了一些放在了箱子里,大家的英语口语水平都不错,给寻呼台打电话肯定没问题;

   再一个,交给你们一个办法:为了联系方便,你们自己去制定一些特殊的寻呼代码,比如123就代表‘有急事,赶紧回宿舍’、111就代表‘公司有急事,速回’,或者你们还可以给每个人一个代号,比如田领队是‘001’,他给某位同志发了一条内容为‘001123’的传呼,就是告诉这位同志‘有急事,赶紧回宿舍,天领队找你’……当然,我这只是举一个例子,具体的寻呼内容,你们自己想、自己设计……”

   田卫红听的连连点头,心里却是打定了主意:001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用的,谁爱用谁用,反正老子是不用。

   ……………………

   做完后半夜才到,吃完宵夜已经是三点半多了,在休息之前,陈耕特意告诉叮嘱众人好好休息,大家的任务就是好好睡一觉。不用早起。

   在陈耕看来,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舟车劳顿之后,再加上休息的这么晚,大家能在午饭之前起来就算是比较早了,可实际情况却大大出乎陈耕,也不知道是众人彼此提醒还是怎么回事,从早上九点开始,就陆陆续续的有人起来了。

   重庆大学校花绝色无双图片

   得咧!

   人都起来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陈耕赶紧吩咐厨房的大师傅们准备早点,不能大家伙儿饿肚子啊。

   趁着这个机会,陈耕又去转了一圈,有些好笑又意料之中的是,几乎走进每一个房间,大家都在摆弄属于自己的那台计算机,面对着计算机,大家一个个兴奋的两眼放光,完不像是经过了二十多个小时的舟车劳顿之后才睡了五六个小时的样子。

   “大家都说说吧,觉得现在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在周文慧夫妻两人的房间里,当着十几号围观群众,陈耕笑呵呵的问道。

   对于这位周文慧,陈耕可是太熟悉了,上一世的自己就与这位周女士有过交集,不要误会,就是普通的那种交集,陈耕之所以对周文慧印象深刻,是因为周文慧是成发厂唯一的一位女性副高级工程师,在雄性荷尔蒙泛滥的成发厂,出现一位女性副高级工程师,那简直比公园里的熊猫还要稀罕。

   还不到40岁的周文慧此刻满脸的笑容,她急忙摇头,不过似乎又觉得摇头不合适,忙改为点头:“满意!陈先生,我们都很满意,这条件可比我们在单位的时候强的太多了,还有这计算机……老天!熬不是我昨晚催着,我们家老程能抱着这计算机一起睡。”

   老程,也就是周文慧的丈夫,成发厂航空发动机设计研究所的高级工程师程向明同志,顶着俩黑眼圈一脸的不好意思,小声的辩解道:“我……我这是先了解一下这计算机的性能,好方便以后的工作……”

   “你少来!”周文慧虽然不是巴蜀女子,但在巴蜀地区工作生活了这么多年,却也一样继承了巴蜀女子的特点,彪悍的一塌糊涂:“什么了解性能,还不就跟小孩子见到了玩具似的,心里痒痒?”

   “哈哈哈哈……”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

   陈耕也在笑,笑罢了,他对程向明点点头:“程工,你放心,这电脑是你的,谁也不能拿走,所以尽管放心大胆的放在这里,好好休息,我给你说,以后有你看到计算机就想吐的时候。”

   程向明只是呵呵的笑,对陈耕的话却是完不以为然:看到计算机就想吐?怎么可能!要不是您去年给我们成发厂捐赠了一批ib的微型机,我们偌大的成发厂才三台计算机,大家想要验算一下自己的计算结果都不知道要排多长时间的队,现在老子想怎么计算就怎么计算!

   万计算机玩到吐?

   那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倒是周文慧,自己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脸一红,急忙岔开了话题:“总之陈先生您放心,对这里的条件我们十分满意,比我们想象的都要好得多,您尽管放心就是,在之后与福克兰-联合航空技术公司的合作当中,我们也一定严格按照上级领导的指示,不与福克飞机方面起纷争,凡事以忍让为主,遇事多发扬风格……”

   不等周文慧说完,陈耕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这话是谁说的?”

   “……”

   周文慧愣了一下,不太明白陈耕是什么意思,怎么陈耕好像还生气了?心里大卫忐忑,小心翼翼的说道:“是……是部里的领导说的……”

   陈耕没有说话,而是扭头看向一旁的田卫红。

   看着一脸严肃的陈耕,田卫红吓坏了,他不明白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更不明白陈耕为什么会生气,咱们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的么,在和外宾起争执的时候,凡事以忍让为主,毕竟我们要彰显泱泱大国的风范,外交无小事嘛……可陈先生为什么这么不高兴?

   “是部里的领导在给我们开送行会的时候说的,”不明白陈耕为什么这么生气的田卫红,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这是外事纪律……”

   “我问你,”陈耕打断田卫红的话:“如果对方侮辱你的人格你怎么办?”

   “呃……这个……这个……”

   田卫红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本能上,他想说“我忍忍就过去了”,可看自己老板那张脸,他很明智的取消了这个想法。

   陈耕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向田卫红问道:“我再问你,如果对方羞辱公司怎么办?你们也退让吗?;

   如果对方步步紧逼,将你们从公司已经与对方达成的合作项目里面变相的撵出去、不分配给你们研发任务、对于我们的合作项目进行冷处理,你们怎么办?;

   对方侮辱华夏的国格,你们又怎么办?

   都‘发扬风格’吗?”

   “发扬风格”这四个字,陈耕咬的很重,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陈耕的语气中对“发扬风格”这四个字充满了嘲讽之意。

   对啊!

   陈耕的话让起初并不认为上级领导特意叮嘱的话有什么不妥的众人,心中不由开始迷茫起来:如果对方羞辱自己,自己还可以忍让,可如果对方羞辱公司,自己又该怎么办?如果对方得寸进尺,在合作项目当中故意下绊子,自己又该怎么办?如果对方羞辱我们的国格,我们又该怎么办?

   没说这不可能,荷兰人可是有这个前科的,他们此前把潜艇卖给了4v!

   ————————————

   ps:兄弟们不好意思,请稍等几分钟。

   看着一脸严肃的陈耕,田卫红吓坏了,他不明白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问题,更不明白陈耕为什么会生气,咱们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的么,在和外宾起争执的时候,凡事以忍让为主,毕竟我们要彰显泱泱大国的风范,外交无小事嘛……可陈先生为什么这么不高兴?

   “是部里的领导在给我们开送行会的时候说的,”不明白陈耕为什么这么生气的田卫红,小心翼翼的回答道:“这是外事纪律……”

   “我问你,”陈耕打断田卫红的话:“如果对方侮辱你的人格你怎么办?”

   “呃……这个……这个……”

   田卫红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本能上,他想说“我忍忍就过去了”,可看自己老板那张脸,他很明智的取消了这个想法。

   陈耕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继续向田卫红问道:“我再问你,如果对方羞辱公司怎么办?你们也退让吗?;

   如果对方步步紧逼,将你们从公司已经与对方达成的合作项目里面变相的撵出去、不分配给你们研发任务、对于我们的合作项目进行冷处理,你们怎么办?;

   对方侮辱华夏的国格,你们又怎么办?

   都‘发扬风格’吗?”

   “发扬风格”这四个字,陈耕咬的很重,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出来陈耕的语气中对“发扬风格”这四个字充满了嘲讽之意。